夹缝中生存的纺织作坊将何去何从?

2014年01月06日

      衣食住行,衣在首位。纺织行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处在欣欣向荣的阶段,但近年来,纺织行业的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同样,牛塘镇厚恕村的家庭纺织作坊也面临着现代化、规模化的冲击,他们将如何在夹缝中生存?

  不断淘汰的纺织作坊

  牛塘厚恕村,离湖塘很近,当湖塘镇的纺织业蓬勃发展时,那里也曾繁荣。“90年代末的时候,手里稍微有些闲钱的人都开始进军纺织行业,那时候一台老织机也要上万元,一台全新的小剑杆要5万元,还要租厂房,前期投资挺大,但大家都还争先恐后的弄纺织。”纺织厂老板杨志平回顾当年办厂时说道。

  据了解,10多年前,厚恕村当时办纺织的家庭不下30户,很多村民都放弃了原来的行当,买织机自己当老板。钱少一点的家庭就买6-台、8台织机,投资20-30万,钱充裕一些的家庭自然投入得也就更多。走在村里,耳边不断回荡的便是纺织机“咔咔”的织布声。

  而如今,依然在从事纺织的只有杨志平和杨凤毛两家。杨凤毛阿姨已经60多岁,她告诉记者,这两年纺织的利润越来越低,房租等各种费用还不断上升,自己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是因为房子、织机都是自己的,减少了一大笔开支。以前做纺织的很多村里人都只能再次转行,做木匠的还是回去做木匠……

  “老板就是工人”

  “纺织是一个基础行业,虽然有淡季旺季,但只要做总是会有赚的,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工人了,请工人、管工人是最吃力最头疼的事情。”杨凤毛无奈地说。

  厚恕村虽然里武进中心城区很近,但仍不在商业圈辐射的范围内,而距离牛塘街上也不近,工人都不愿意来。为了吸引工人,一名负责10台剑杆的工人,杨凤毛给的是12台的工资。如果没有活干,工人依然可以拿到工资……如此这般,有时候依旧找不到工人,60多岁的杨凤毛还要亲自上阵,帮助维持正常生产。

  “现在,外面说说我是老板,其实我就是工人,不仅做工人的活,工资也和工人差不多。”杨凤毛说着,伸出自己的手,两只手的虎口处都是通红的,刚刚退去一层皮。她告诉记者,这就是近两天叠布叠的,原本的修布工怀孕了,而叠布是体力活,怕出事,只能让她回家休息,一时间请不到人,只能自己做。手磨掉了一层皮,腰也吃不消了。

  而这样一年辛苦下来,每台织机的收益大概是5000元,20台织机差不多10万元,要是除去给工人的吃住费用,也就5-6万元,和一般的工人差不了多少。

  “想转型,但经济实力有限”

  对于未来的发展,杨凤毛只能说有心无力,而杨志平也是如此。“现在剑杆已经是渐渐淘汰了,市面上已经没有新机器流通了,现在都要换喷气织机了,可一台就要几十万,而剑杆卖出去又不值钱,想转型,但也没经济实力。”杨志平说。

  从目前来说,杨志平和杨凤毛最想做的便是维持现在的生产经营,让自己不被淘汰。“现在专门做加工,不用本钱,风险更小些,等到行情更稳定时,尝试着自己接单,这样可以多积累资金,然后再翻新机器。”杨志平如是说。

  除了降低投资风险以外,杨志平和杨凤毛都认为安抚好工人是最重要的,在杨志平的生产车间内,地面整洁,飘飞的灰尘很少。此外,车间里还安装了空调,避免了夏季的高温。工人都是包吃包住的,杨志平和家人住在一楼,住在离纺织车间最近最吵闹的地方,而将二楼、三楼安排给工人居住,希望他们能够睡个好觉……

来源:石家庄七彩针织有限公司
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槐东工业区东张乡政府对面(051130)

高兴楼(总经理)

Phone:139 3116 778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186 3018 7896

Tel:(86) 0311-84609200
Fax:(86) 0311-84609200

E-mail:gaoxinglou@126.com

Http://www.haofudezsh2138.top

彩汪汪彩票 157| 858| 729| 545| 552| 631| 786| 109| 264| 761| 867| 356| 547| 414| 711| 493| 560| 851| 121| 757| 796| 548| 127| 850| 208| 350| 304| 564| 370| 920| 96| 961| 167| 563| 374| 116| 775|